当前位置:首页  »  黄色笑话  »  值班发生的尸变

值班发生的尸变

添加:2017-11-17来源:人气:加载中

又是一个普通的周末,还在派出所值班的我已经忘记自己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就在刚才,王大爷又带着他不懂事的孙女来派出所报案:“小赵啊,我孙女天天和对面网吧的一群混混在一起,我实在是管不住,你看,昨天和别人出去打架,脖子让人家给划破了.......” 边说边撩起她孙女的衣服叫我看,我一看,好家伙,16岁的女孩居然有D罩杯,看来没被那群混混少开发啊,正准备向王大爷解释,突然,刘所长又开始在楼道里喊我:“赵刚!来我办公室一趟!”
我知道是因为前几天刘所长的侄子打架的事情,他侄子不但打伤了人,还放出话说自己的舅舅是刘所长,害的记者和被打孩子的家属天天来所里闹事,我一进办公室,看到两位美女记者和一个摄像师正在准备拍摄,这两位记者我都认识,又瘦又高的叫王丽丽,一张瓜子脸,大眼睛,大长腿配一条黑色热裤,让人看了就有想犯罪的冲动,另一位美女叫白冰洁,1米5的个头,很瘦,但是胸不小,最少也有36D,皮肤白皙,每次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一看就是未经人事,而我们的刘所长正在一边做解释,一边让所里的两位女警察阻拦记者拍摄,这两位女警察都是近期从刑警队调过来的,皮肤黑一点的叫欧阳琪,屁股特别翘,酷爱户外运动和健身,身高1米65,穿上警裙显得特别精神,另一个叫夏凡,今年28岁,刚生完孩子,把孩子送到老家后暂时来我们这挂职锻炼,虽说夏凡相貌不如欧阳琪,但是听说从小家庭条件好,父母都是高官,生完孩子后还喜欢扮嫩,总是扎两个马尾辫来上班,为这个事情所长找她谈过好几次。
在办公室坐下后看着所长和记者唇枪舌战,我看自己也插不上嘴,不如算算下个月买车的首付到底去哪借,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一阵嘈杂声,协警王磊“砰”的一声撞开了办公室的门,喊道:“出事了,出事了!”说完便捂着自己受伤的胳膊倒下了,我赶快过去查看,王磊的胳膊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伤,不断向外冒着黑色的血,我赶紧拿出去到门口拿医药包,就在我踏出办公室门的时候,看到其他4名协警正在锁派出所大门,王大爷在一旁帮忙用链条锁上锁,我没来得及多看,拿起医药箱返回为王磊包扎,而刘所长这时已经不在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位记者和两位女警在一旁看着我包扎,做好简单的包扎,我叮嘱两位女警帮忙照看王磊,然后立即向大门走去查看情况,正在这时,刘所长从后面的枪库出来,手中拿着一把六四式手枪,骂骂咧咧的说着:“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袭警!”小赵你和我出去看看!
突然之间,我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对了!为什么这么安静?我慢慢向门口走去,只见四名协警和王大爷趴在大门后的铁门上,向外面看着什么,我把头凑近一看,天哪,街上就像搞马拉松比赛一样,一群人追着另一群人在跑,一个女人穿着高跟鞋,刚跑两步就跌倒了,后面的一群人想蜂一般涌上去,10秒后,人群散开,刚才的女人只剩骨头连着的一些皮肉,头颅早已经不知去哪了,正在我们诧异的时候,“砰砰砰”三声枪响打破了所里的沉默,所长用手枪对着天空鸣枪,嘴里说着:“这些人反了天了,大白天的活吃.......”,说到这里他自己也觉得不太对劲,问我道:“我们在外面还有多少人没回来?”我算了一下说:“还有三组人,两组去调节家庭矛盾,共4人”“还有一组协助缉毒队移送吸毒的人,有三人”“不行,我们要出去把人都救回来,小赵你和我去枪库领枪,你们四个去二楼把窗户全都关上,让群众全都去会议室,我们商量一下行动方案!”我正准备转身和所长走,突然感觉脑后顶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一个声音说到:“刘所长,这情形您还有工夫开会啊?我看还是我给你们开会吧!”说完我便被打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几个小时,醒来后,我发现自己被醒酒的约束带已经绑在椅子上,刘所长他们也全都被关在了零时收押犯人的一个不足10平米的铁栅栏里,而站在我面前的,就是多次因吸毒被我们打击的蛇头--------胡浩,这个胡浩人称铁熊,听说在这个街道混了20多年从来没人能打过他,曾经一拳打晕一个和他抢地盘的混混,可是,我记得胡浩是被我关在了询问室的啊,怎么会出来呢?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胡浩说到:“这位美女记者真是我的救星啊,为了像我打听前几天刘所侄子的事情,居然把我放了出来,你们的刘所也是大意,拿完枪不关门,你说你们这不是给我送枪使嘛,我怎么好意思不拿,对不对?”说完,胡浩冲着身边几个一同被他放出来的混混,其他几个人都是长期玩劲舞团,在电脑城偷键盘被我们关起来的,其中有一个瘦瘦的黄毛,叫郭子,因为在街上冲我女朋友吹口哨还让我打过一次

突然,我发现,胡浩前面还有一个人,没错,正是欧阳琪,只见胡浩一边用枪顶着欧阳琪的腰,一边往上掀起她的警裙,郭子在一旁帮胡浩解皮带,而欧阳琪的双手都被其他几个混混按在会议室的桌子上,胡浩边掀裙子边说到:“你们给我把这霸王花按住了,一会人人有份,啊哈哈哈哈!”就在他说话期间,欧阳琪一脚踢到了胡浩的小弟弟上,胡浩铁青着脸说到:“这娘们还是匹野马,没事,老子下面全是草原!”说完,他边掏出黝黑硬粗的鸡巴,在欧阳琪屁股上拍打了两下,这时,我看到欧阳琪流下了眼泪,刘所他们则把头转向另一半不愿去看,“啊!”一声尖叫,胡浩将他近20厘米的鸡巴径直捅进了欧阳琪的下面,边抽送边说着:“这女警的逼紧啊,一会你们都试试,太他妈的爽了,她里面还会吸啊!”“王八蛋,你们不得好死”欧阳琪咒骂到,其他的混混则趁机解开了欧阳琪的上衣,在她粉嫩的胸上来回搓捏,郭子用手指沾了沾唾沫,将手指硬生生的放进欧阳琪的屁眼,胡浩觉得自己的鸡巴被包裹更紧了,把欧阳琪抱起来对郭子说:“我们来个双龙会!”说完,郭子掏出自己又细又长的鸡巴,慢悠悠的向欧阳琪的屁眼里捅进去,欧阳疼的已经说不出话,两只手又被其他混混抓着,胡浩两只手扳着欧阳琪两条腿,将欧阳琪的腿分成了“一”字型,郭子趁机将自己的鸡巴一捅到底,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原本躺着椅子上的王磊,慢慢坐了起来。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欧阳琪嘤咽着说到,原本新新的警服上衣已经全部被撕破,粉色的内裤挂在细长的脚踝上,郭子和胡浩的两根黑棒槌像打桩一样无情的摧残着她下体粉嫩的花蕾,悬在空中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突然“妈呀!”一声,郭子像杀猪一般嚎叫起来,所有人的目光立即被吸引到了郭子的小腿上,只见王磊红着眼睛,嘴中还残留着郭子小腿上的血和肉,口中不断咀嚼着,双手像钢筋一样牢牢抱住郭子的两条腿,旁边的胡浩一看,说到:“你还想英雄救美啊,老子先崩了你小子再说!”说完便掏出从刘所手里抢来的64手枪,“砰砰砰”三枪打在了王磊身上,王大爷在后面喊道:“你们居然真敢开枪杀人!法律.......”王大爷话音未落,只见王磊像发狂一般,瞬间起身将郭子扑倒在地,两人扭在一起,胡浩见状,立即和其他混混上去阻拦,但王磊就像战神附体一般,死拽着郭子就是不松手,就在人群混乱之际,只见欧阳琪瞬间从胡浩口袋里掏出手枪,向我这里跑过来,在跑的过程中只见她下体浑浊的白色液体流了一地,等她到我身边时,胡浩一行人才反应过来,然而此时他们全都满头大汗的抓着王磊的四肢,根本无暇顾及我们这里,解开绳子后,欧阳琪把枪交到我手里,自己在一旁整理凌乱的衣服,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本生龙活虎的郭子,脸上已经血肉模糊,只能在那里微弱的呻吟,一条小腿已经只剩下了骨头,后背的三个枪眼不断有黑色的血冒出,我拿出弹匣后悄悄看了一眼,只剩下了一颗子弹,欧阳琪收拾好衣服后,从我手中抢走了枪,指向胡浩说到:“我要杀了你们!”胡浩几人已经被王磊折腾的精辟尽力,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说话,就在这时,从后面的铁栅栏中传出了一个声音:“欧阳啊,你不能杀人啊,你是警察,我们要通过法律途径去解决问题!”只见刘所长焦急的说着,我一听,有道理啊,赶忙趁欧阳琪愣神的时候拿回枪,冲着胡浩说:“你们快放开王磊!”胡浩想了一下说到:“你们一群警察就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吗?这小子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说,就像刚才大街上的那些人一样,见人就咬,我把他放开我们都要玩完!”我听他说完一想,他说的也有道理啊,那好吧,既然这样,我示意欧阳把刘所长他们放出来,然后命令胡浩他们几个人带着狂暴的王磊到铁栅栏里面去,刘所长出来后第一时间拿走了我的枪,然后从武器库给我了一把警用左轮,这个左轮他妈的连狗都不一定能打死,我心里咒骂着,王大爷和夏凡在一旁安慰着哭泣的欧阳琪,只听王大爷说到:“妹子,没事,女娃子么,迟早都有经历这一遭”我心说:“你孙女脖子烂了一点你都要来报案,真是不拿自己家的事当事!”这时,刘所让大家全都去二楼,夏凡陪着欧阳去了澡堂收拾,突然,我发现人群中有一对夫妻,那个男人我曾经在电视上见过,是我们当地一家制药企业的技术总监,而他的妻子,是一个长着一头金发的欧洲女人,只见男人神情紧张的嘴里念叨着什么,那个欧洲女人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略一停顿,好像想要告诉我什么,却被她丈夫拉着向二楼走去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铁栅栏里的几人,走近看了看,王磊暂时好像没什么动静了,我悄悄喊了两声他的名字,见他没有什么反应,胡浩咒骂到:“大哥你他妈别来添乱了行不行,啥时候能把我们放出去?”我说:“等我们开会商量一下,请求上级支援,局势稳定下来再说!”胡浩被我一句话堵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旁边的一个混混说到:“赵哥,麻烦你把那边的绳子递给我们,我们一直这么按着他也不是办法啊!”我想了一下,把绳子递了进去,转身向二楼走去,身后传来胡浩的咒骂声。
到二楼以后,我看了一下,现在所里一共有12个人,分别是王大爷和他孙女,刘所长和四个协警,两名女记者和一个男摄影师,还有那个欧洲女人和他老公,欧阳琪和夏凡应该还在旁边整理,刘所手里拿着电话焦急的来回踱步,嘴里说着:“110,119,120全都打不通,市局的电话也没人接,到底是出什么事了?”我走向窗户向外看去,只见街道上狼藉一片,地上大片的血迹和尸骨,满街的车都撞成了一团,整个城市显得格外的安静,白冰洁说到:“早晨我们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啊,怎么一下子成这样了,呜呜呜........”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摄影师在一旁安慰到:“没事没事,也许是恐怖分子搞袭击,我们只要等等,等政府把事情解决了再出去就行了!”听他说到政府,我眼前一亮,赶快拿出手机准�干贤纯矗欢任掖蚩只豢矗缥薹ǚ梦�........这是怎么回事?正在我疑惑时,只听窗外传来一个声音:“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们啊!”大家急忙向窗户走去,只见街道对面的拉面馆屋顶上站着几个人,双手挥舞大喊着,而拉面馆楼下聚集了有30多个人,他们像蠕虫一样想从房子墙边上去,拉面馆的玻璃门已经被挤破,后面的卷帘门也已经变形,我大概数了一下,屋顶上有三男两女,应该都是拉面馆的员工和老板,刘所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问到:“小赵,对面的拉面很好吃吗?为什么这么多客人?”我回到:“我觉得味道一般啊,听说都快倒闭了,老板最近不是准备把店盘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