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木阁楼里的上海女人

木阁楼里的上海女人

添加:2017-11-17来源:人气:加载中

上海壹栋近江小楼,内里有着古典的装修,从家具到布置壹股历史的气息扑面而来。唯壹美中不足的是小楼里略显阴暗和从房间里传来的「吱呀」声。

摇晃的楠木古床上,壹具修长,雪白的肉体正跪伏在床上剧烈的前后摇动。床上只见壹个女子,壹些超自然的现象正发生在这具丰满白皙的肉体上。帐内烟雾弥漫,女人全身汗出如浆,修长的四肢仿佛被无形的力量牵扯,向后伸直,36E的丰满乳球像被壹双大手揉搓壹般不规则的变着形,挺翘的臀部被不知名的力量撞击掀起阵阵臀浪,湿漉漉的垂肩长发下是秀美的脸庞,但此时的她虽脸带红晕却是双眼泛白,最不可思议的是女子的小穴处被壹根凭空出现的粗大肉棒快速地抽插着。

女人明显已经进行了较长时间的强烈交合,只见每次阳具抽出都会带出壹些浓稠的白浆,女人脸上也是壹种失神的状态,鲜艳的红唇上隐现水迹,喉中发着已经听不清的呻吟。突然,呻吟转向高亢,壹声仿似发自灵魂的低吼从女人口中爆发,小穴处仿佛开了水闸壹般壹道浊水喷薄而出。

高潮过后,女人软瘫在床上,喘着粗气,有气无力的说道:「能……住在这里……真好……嗯……」


:「何生,何太,无论装修,价钱,跑遍整个上海也没比这里更好的了。」陈经纪带着职业的笑容推销着。

:「老婆,你怎么看?」带着厚边眼睛的裁缝丈夫何翔低声对身边比自己小10年的何太太——何万芝问道。

:「嗯,这里还不错,还能再便宜点不。」何万芝生在东北长在上海,无论身材样貌乃至性格都把南北女人的特点集於壹身,173的身高,其中120都是腿,36D的豪乳,30的翘臀却配着22寸的小蛮腰和纤细的四肢。五官分明的脸上却通过后天的化妆勾勒出壹丝南方美女特有的柔媚气息。说着毫不含糊的硬气话,嘴里吐出的却又是那醉人的吴侬软语。

陈经纪脸现难色,好似经过壹番挣紮之后狠下决心道:「再10万,再多真的不行了,要不是房主急着移民,这么好的地段,这么漂亮的房子,我还真不想这么急出手。」

:「好,成交」双方达成共识当天下午就签订了合同。何万芝抱着何翔在壹边庆祝终於有了自己的小窝同时,却不知楼下卖主和陈经纪的壹幕:「老表,谢谢你了,你是不知道这宅子邪门得很,再住下去,我真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了。」卖主壹把鼻涕壹把泪的哭说着。陈经纪皱着眉头,壹言不发的看着这栋古楼,心里头壹直对自己说,没事的,壹定不会有事的……

2015年6月4日,何家新居入夥的日子。壹大早小楼下就停着搬家公司的车,夫妇两忙碌的布置着。虽说新家入夥但老房子里原先的复古装饰就很对夫妻两的口味,所以除了壹下家电和日用品,书籍,其他家具都没什么。

壹向文弱的何翔正在整理自己的书籍,反倒是老婆万芝正在壹边指挥工人壹边帮忙。今天她穿着淡粉色的吊带背心,下身壹条浅蓝色的牛仔裤,头发盘起,素妆的脸上透着英气,此刻香汗淋漓,给人壹种干净健康的感觉。紧身的衣裤在工作中不经意间勾勒出她完美的曲线,看着那弯腰时的翘臀,偶尔露出的胸前雪白,几个彪型搬运工的裤裆下早已支起来小帐篷。何翔见状马上跑上前帮忙搬运,壹面挡住娇妻的美体,壹面去挡几个搬运工的视线。几个大汉见没便宜可占了,也赶紧各忙各的加快进度。

30分钟后,工作大致结束,几个大汉收了钱,在楼道上壹边抽烟壹边说:「干你娘,四眼仔样子那么虚,却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这么小气的藏着掖着,看你什么时候亏死,呸!」小楼内,夫妻两正忙着整理细节,何翔正擦着主厅的桌子,正在整理衣橱的万芝突然嚷嚷着跑了出来:「老公,老公,快看,快看。」只见满脸笑容的万芝双手提着壹件华丽的青色花旗袍,兴致勃勃的展示,打量着。

:「哪来这么漂亮的旗袍?好料子,好手艺。」何翔走过来壹边打量,壹边摸着丝滑的旗袍赞叹着。

:「衣橱里找到的,可能是上手留下的,怎么样?漂亮吧?」说着在身上比了比。

两人兴致勃勃的谈论着,殊不觉,壹个黑影闪进了卧室。

空无壹人的卧室中,拉开采光的老式花布窗帘自动被拉上,打开的衣服箱子被轻轻翻弄。壹条性感的紫色蕾丝内裤被翻出飘到了床上,壹滴灰绿色的液体滴在了裤裆处。

这边厢,两人又是壹阵忙活,总算把生活区整理好,何翔觉得累了,提议去买点外卖回来就出门了。万芝回到房间里挂上旗袍,开始收拾衣服,突然发现窗帘关上了,觉得奇怪,但又想不起自己有没有动过,也就不了了之。正收拾,发现床上的紫色内裤,顺手拿起,就这壹瞬间,万芝仿佛失了魂似的,呆呆坐着。时间壹分壹秒过去,房外传来关门声,何翔买东西回来了。开门声把万芝惊醒了过来,刚刚的呆滞就仿佛没发生过壹般,壹脸笑意的去迎接丈夫,但她的脚下已经多了壹条白色棉内裤,而胯下却穿上了那条性感的紫色蕾丝……

明月高挂,忙碌的白日结束,两人早早入睡。铛……铛……铛……客厅里老式的落地钟敲响,已是12点,子夜。密闭的小楼内,窗帘无风自动,壹股阴风吹过,掀起了老床的纱帐。万芝身上的薄被从脚踝处轻轻掀起,露出粉色纱裙睡衣下的白皙双腿,纱裙也徐徐被卷起,下面是那条紫色的蕾丝内裤,趁着万芝雪白紧致的下半身,令人血脉膨胀。只见万芝充满弹性的肌肤上出现好些凹陷,仿佛壹只无形的手正在爱抚着她。从小腿到大腿,在大腿内侧到阴部壹阵爱抚,万芝的呼吸慢慢变得急速,脸上泛起丝丝的红晕,薄纱般的内裤上也微微见湿。凹陷开始上移至上半身,傲立的双峰被无形的手揉捏着变换成各种形状,万芝也从呢喃变成呻吟。就是如此大的变动下,两夫妇却都没有反应过来。何翔发出沈重的鼾声,对外界壹切仿如未决。而万芝却像陷入最甜美的,迷幻的春梦之中,从精神到肉体都无比享受着爱抚。

梦中壹双陌生的粗犷大手在她的身体上游动,每次的触摸都仿佛带着静电令她壹颤壹颤的感到刺激。慢慢爱抚愈发粗暴,她感到壹条湿润的舌头正在舔舐自己的耳垂,慢慢伸入自己的口中,粉红的乳头被刺激得突起,她想挣紮,但壹股雄性气息混合着壹丝甜气令她放松下来,慢慢,她发现自己的双腿间已经流出壹汪春水。

梦中的壹切如此真实,现实的夜里则更加香艳而不可思议,只见半边床上,被褥被堆到何翔壹边,何万芝已是衣衫淩乱,长腿成M字形曲起,口舌微张,丁香小舌仿佛接吻壹般卷缠。只见她虽然双眼微张,但眼中壹片迷雾,仿佛梦游壹般。突然,何万芝全身壹震,下方的桃源洞被壹股无形力量推开,就像插了根隐形肉棒壹样,这隐形肉棒既粗大又灵活,正在快速地抽动,万芝的小穴快速变着形,壹滩滩淫水被带出,几乎是毫不停歇地持续了20分钟后,小穴突然闭合,万芝的睡衣快速地恢复原位,盖上被子。

壹切似乎都没发生,除了万芝略带红晕的脸颊,壹切似乎都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