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共享了妻子的粉木耳

共享了妻子的粉木耳

添加:2017-11-17来源:人气:加载中

赶到车站附近的KFC里,因为是中午,全部坐满了。不远处一个略瘦但不失干练的小伙子引起我的注意。虽然视频过,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拨打了昨天晚上小张留的电�啊�

  见这个小伙子手忙脚乱的摸索他的电话,我确定就是他了。我挂掉电话,我向他走了过去。

  「小张?」

  「啊?是!是!你是……大哥?」他忙不迭的应着,有点手足无措。

  「呵呵,是我,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一边表示歉意,一边招呼他坐下。

  「吃了吗?」我问道。

  他连忙回答:「刚吃了一个汉堡。那什么……大哥,你也吃点。」「我吃过了,孩子中午要休息,所以我们一般吃的比较早。」看着他欲言又止,我微笑的解释说:「你嫂子要照顾孩子,暂时不过来接你,酒店定下来了吗?

  等孩子上学后,她直接过酒店见你。」

  「哦……酒店已经定了,快捷连锁。」他边说边把酒店地址告诉我。我一看,距离这里很近,就说那就去酒店吧。随后我们一起来到这家酒店。

  虽然出差也住酒店,但一般都是商务酒店,没住过连锁酒店。进了这个连锁酒店,我才发现条件非常简陋,房间小不说,隔音设施也很差。

  小张看出了我的不悦,忙解释到:「毅哥,不好意思。网上订的,我不知道你不满意。」

  之前QQ里,小张已经告诉我他刚工作没几年,我相信他的经济能力应该不是很好。但入住这样的酒店,我实在感觉不是很合适。妻子虽然不是千金之躯,但这样的酒店做那样的事情确实对妻子感觉上有些不恭。我有点后悔当初觉得为他经济上考虑,让他决定酒店有点草率了。

  看着小张失望的以为没有下文的表情,我想了下,对他说道:「换个酒店吧,把这个酒店退了。」小张有点迟疑,我接着说道:「我是本地人,我来找吧,费用算我的。」

  小张还是有点迟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想客气一番怎么的,楞了半天。我笑着把他推出房间,催促他去总台退房。

  来到另一家酒店,我用小张身份证办完入住手续后,进到房间。虽然不是非常豪华高档,倒也安静舒适,地毯、厚重的窗帘会给人安逸隐蔽的安全感。半圆的沙发椅让人很是放松。

  小张看着这个酒店,也很满意,其实,这样的酒店只比连锁酒店贵多二三成,但感觉完全不同了。

  小张烧水冲了杯茶,我们坐下来聊起天来。

  小伙子精明干练,事业心很强,兴趣广泛,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我们聊的很开心。不足处还是经济上比较小气。也难怪,毕竟工作时间短,事业上还是在起步阶段。

  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三点了,我奇怪妻子怎么还没给我电话。于是我打电话问她怎么还没有过来,她显然有点慌乱,说孩子上学了,但她还是要去单位报下到,下午有个会议要参加。

  我心里明白这是她的借口。虽然昨天晚上她也性奋的表示愿意三人行,但真的来了,她也有点不知所措了,下意识的想躲避。

  小张有点担心,口是心非的忙表示:「大哥,嫂子没有准备好就算了……下次咱有机会……」

  我微微一笑说:「放心,她会来的。」

  我走出房间,再次拨通妻子的电话,明确的告诉她,既然答应人家啦,就要有信用,再说,人家还不一定看上你呢。妻子犹豫了一阵,说等会过来。

  回到房间,小张还是有些担心,说道:「嫂子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说她已经答应来了,小张有点兴奋,「真的?」我微笑的点着头。

  但没一会他又担心起来:「嫂子要是看不上我怎么办?」「放心,待会儿她来了以后,你去大堂接她。如果她符合你心目中的标准,就接她上楼。此时,就算她不愿意,哪怕是强奸,我仍然保证你可以做一次。当然如果你看不上她,我希望你绅士些,假装没看见,自己上楼来跟我说,我下楼带她离开。」

  小张连连点头说道:「放心,大哥,我知道怎么做。」「但是,如果你们进来后,聚会还没算开始了,为了解除彼此的尴尬,下午肯定不能做。你们先彼此了解熟悉下对方,吃过晚饭后,大家都熟悉起来,再开始聚会。为确保大家的开心,期间我会离开一小会,创造你们单独聊天熟悉的机会。」

  「最后我还要再次说明,虽然在之前QQ里我已经说了,我会拍摄这次聚会的。你不能拍摄。照片所有权属于我们,你不能带走一张。当然我保证这些照片只用于我们的回味,没有经过你的同意绝不放一张在网上或者其他用途。虽然这样的要求有点霸道,但还是希望你能理解。」我严肃的重新提醒小张。

  他点头道:「我信任你大哥!明白你的意思。论风险,你们夫妻肯定大过我一个单男。相信你会妥善处理。」

  就在我们商量着聚会安排和注意事项时,妻子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

  小张有点激动,忙站起来要出去接她,我呵呵的笑问他:「你见过她吗?知道是谁吗?冒冒失失的就去接?」

  小张讪讪的笑。我告诉他妻子的穿着后,为防止意外,我让小张把背包放进壁柜里后,他才赶紧冲出房间接人去了。

  之前为了确保隐私安全,也为了见面后的满意,我一直没有让妻子和他视频,甚至都没有刻意去记小张的名字。主要是我对自己妻子的气质长相身材一直很有自信。同时,我也了解妻子喜欢的男人类型。

  果不其然,没一会,门铃响了,他们进来房间。

  我微笑的把妻子介绍给小张,小张显然非常满意,不时的偷瞄妻子,兴奋的妙语连珠。妻子则一直红着脸坐在床角,安静的听我和小张胡侃。偶尔看到我的眼神,又慌张的避开,就是一句话也不说。

  趁小张去洗手间时,我一把拉过妻子,低声问她对他感觉如何?妻子只是羞笑道:「不行!」

  我伸手摸进妻子的裙中,吓一跳,不敢说水流如注,也算是碧波荡漾啦。这个已经好久没出这么多水啦。

  妻子使劲的挣开我的手,我举起沾满透明黏液的手指,问道:「不行?这是什么?」

  「讨厌……放开我,等会他就要出来啦,看见多不好……」妻子挣脱我的怀抱,又坐回床角。

  一抬眼看见小张站在卫生间门口,他向我招招手,让我过去,问道:「嫂子同意吗?」

  我问道:「你满意吗?」

  「当然满意!嫂子身材相貌没话说!」

  「真的?她胸不是很大哦。」

  「呵呵。正常啦,不算小,皮肤很白嫩腿很修长,真的很喜欢她!可是她愿意我吗?」小张有点担心的问我。

  突然我有个恶作剧的想法,我认真的跟小张说道:「我也不知道哦,这样吧,我跟你一个机会,因为昨晚我和她商议过,如果她满意你,待会我找个借口离开,你脱掉她的内裤,她会让你脱,你把内裤交给我,我就明白她愿意。如果她不满意你,她肯定不会让你脱,这样的话,我只能想办法让你做她一次。」「啊?这样啊?……如果嫂子不满意,大哥,我就算了,别强迫她了……」小张有点失望的说道。

  嗯,不错,这小子还算不错,我心里想到。「说实话,你如果连一个女人的内裤都脱不掉,我只能说你真的没用!」我用了点激将法,「这样吧,到时候我给你叫个酒店女过来。」

  「别!大哥,我肯定能脱掉嫂子的内裤,只要大哥你别生气。」小张有点急啦。

  「呵呵!好,我等着你拿你嫂子的内裤给我。」我拍拍他肩膀,说完,拉他回到房间。

  再回到座位上时,我看见小张故意蹭到妻子细长的腿,妻子忙收回腿,头低的更低啦。此时,话题开始转向有颜色的成份了。妻子更是红着脸不知所措了。

  我见快到晚饭时间了,便给了小张一个眼色对妻子说道:「香烟没了,我出去买包烟,你陪小张聊会,我一阵就回来。」说完,我走出房间,信步来到街上。

  买包烟的功夫,三分钟?三十分钟?

  走在城市繁华的街道上,酸楚与荷尔蒙的分泌不停的刺激我,路过了很多烟酒商店,我居然都忘记了进去。脑海里除了床上俩团白肉的翻腾,就是妻子的娇喘呻吟。奇怪的是,旁白却是妻子不停的反抗,她在努力坚守着只有丈夫的权利……

  直到花灯初上,我猛然清醒过来,我一直在围着酒店转圈圈,竟然转了一个多小时。

  敲响房间的门,小张鬼鬼祟祟的开了门,见到是我,龇嘴笑了一下。我叼也没有叼他,直接冲进房间。妻垂着头抱膝蜷缩在床头,略显有点颤抖。长发遮住了脸,看不清表情。身上衣服还算工整,只是没有穿鞋。

  我知道妻子穿的是包臀丝袜,眼见着及脚裸的长裙下露出的半个丝袜秀足,难道这小子没有得逞脱掉妻子的内裤?正有点疑惑,回头一望,小张正站在门口,偷偷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白色纯棉内裤,试探的摊在手上,半显得意又有点紧张的看着我。

  靠!这王八蛋得手了。我顿时血往上冲,脑子考虑的是妻子难道已经被这小子……

  我顿了顿神,平稳了下情绪对他俩说道:「不早了,走吧,该吃晚饭了。」小张忙不迭的边说好好,边抢先一步去床边扶妻子。我擦!这小子也忒那个什么了吧?人已经占了,啥时候把我的工作也接手啦?我郁闷的打开房门,看着小张捏住妻子的小脚,妻子稍微挣扎了下,也就让他帮她穿上高跟鞋,一起走出房门。

  得!没我什么事了,我狠狠的摔上房门,跟着后面下了楼。

  到了我和妻子常去的那家海鲜酒楼,小张一反常态的要了间包厢,虽然是个小包厢,三个人坐在里面还是感觉怪怪的。

  一路上,我脑海里全是小张怎么剥妻子的连裤丝袜,怎么脱她内裤,脱完后,怎么……的镜头,还没回过神来呢。

  直到小张陪着小心的问我:「大哥,你看,咱们吃点啥好呢?」这时我才回过味来,点了几个价钱不贵妻子也喜欢吃的几个菜后,小张显得似乎变了一个人,接过菜单,又要了个硬菜。

  我没功夫搭理此时这个冲大头显摆的家伙。也直到现在,才有空看清妻子的表情。妻子很显然还没有恢复平静,看到我在看她,脸更红了,她慌张的避开我的眼神,不时不安的拉了拉裙子,好像在掩饰什么。

  突然我感觉这个情景非常的熟悉,好像是很久以前,第一次在她家她的闺房里我得手后,她在她父母面前也是这样的表情。我突然发现,娇羞的她,真的好久没有再见过了。

  终于,她忍不住我的眼神了,起身说要去洗手间。

  小张忙殷勤说:「我陪你去……」

  我连忙制止说:「哥,她要去女洗手间,你咋了?做男人腻歪了?想变下性玩玩?」说完,我起身陪着妻子向门外走去,背后传来小张轻声幽怨的一声提醒:

  「哥,出门右转,才是做变性手术的医院……」找了个没多少人的地方,我伸手撩起裙子,往里一探,靠!真的没有内裤了。

  妻子又羞又气的推开我,轻声的骂道:「干吗啊?那么多人……」「干吗?我当了炊事班的炮兵,带着绿帽,背着黑锅看别人打炮。检查自己媳妇的粉木耳有没有被别人吃掉都不行吗?」

  「那还不是你要我来的嘛,现在这样子……要不我们不做了,回家吧……」妻子羞红了脸。有点生气了。

  「呵呵,我又没咋地。只是想问问你,他是不是把你的粉木耳给吃了?」我看她有些不开心了,忙嬉皮笑脸的解释道:「你别折磨我了,快告诉我我走后,他都干吗了,我都郁闷死了,难道你没瞧出来?这小子压根就没拿自己当外人!」妻子扭捏了半天,说道:「你走后没多久,他也出去了,我真的以为他没有看上我,正开心的盘算着,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回家呢。谁知道,没多久,他又回来了,从袋子里拿出个橘子,我还正奇怪呢,担心他是不是像你一样,想整什么变态的花招,没想到,他剥好后,问我吃不吃,我当然拒绝啦,结果他一把把我拉到他怀里,要喂我,我,我给吓的……」

  妻子一边说一边看着我的脸色,看我没有什么变化,她接着说道:「我猝不及防的倒在他怀里,挣扎的想站起来,才发现他力气大的根本不可能摆脱的掉。」「就那么容易被他脱掉啦?」我彻底酸到了。

  「没有,真的!我拼命挣扎了,可他跟蛮牛似的,你不是说好了吗?我不同意,他不会强迫我的吗?可……」妻子委屈的问我。

  「这个……只能说你魅力十足,他没有忍住……」我解释道:「这也难怪,你看你今天穿的,上衣领口那么大,酥肩半露不说,里面的抹胸都隐约看的到,裙子虽然长,但收腰的设计把你整个身材勾勒的一清二楚。特别是这肉色透明的丝袜包裹的玉足,在黑色高跟鞋的衬托下,谁见了不动心啊?」我恭维着妻子。

  「去……油嘴滑舌的!」妻子笑骂道:「都一个老太婆啦,还动心?」「咦?不对啊,你这丝袜怎么这么透明,不是你穿来的那双?」「嗯……是他出去时买的。」

  靠!这小子出去买了些什么啊?

  「然后呢?你说重点啊?想急死我啊?」我催促妻子继续说。

  妻子顿时又羞红了脸,半天不说话,我急了,挥拳作势要打她。她才哧哧的笑着说:「我正在想他要是……我要不要大声的叫人,谁知道他脱下我的衣服后拿走了我的内裤,我急了,要他还给我,他就是不听,说要还给我也行,要我给他……我当然不干啦,他见我态度坚决,就说要不给他摸会儿,就还给我,我就……」

  「他摸你啦?全摸到了?」

  「嗯……」

  「他没做你?」我有点失望又有点开心,但多少还有点气愤,这小子,我说创造机会给你们熟悉聊天的,不是让你这么猴急的。

  虽然我是说让他脱妻子的内裤,但也没让你占尽便宜啊?靠!原来还想恶作剧妻子的,结果把妻子那么早的就搭进去了。

  「没有!」妻子看我脸色都变了,很认真肯定的回答着。

  「我们回家吧,老公,我真的很害怕!」妻子开始很担心了。

  看着妻子惶恐不安的眼神,我开始有些犹豫了,问道:「怕什么?」妻子垂下眼帘,低声的说道:「我怕我真的那个了……你正好有借口不要我了……」

  我搂了搂她的肩膀,没有说话,拉着她走回了包厢。

  小张正百无寂寥的玩着手里的筷子,看见我们进来,忙殷勤的帮妻子拉开椅子,扶她坐好。等他看到妻子好像要哭的样子时,不由的愣住了。

  一时间,他没明白怎么回事,他试探的用眼神询问我,我说:「没事,她是被你吓到了。」

  小张捞了下头,不好意思的讪讪笑着问道:「大哥,嫂子不会生气吧?」我一边向他眨了下眼,一边故意很严肃的问道:「你都干什么啦?」「没什么啊,就是心急了点……」他有些明白了,忙从口袋里拿出妻子的内裤,一边递给我一边说道:「大哥,我真不是故意。嫂子真的很漂亮,我不知道怎么了,脑子一热,就……」

  妻子看见他把她的内裤递给我,又羞又气,非要拿回去,我笑着把内裤放进自己的口袋。

  妻子急了,起身想走,小张忙抱住妻子:「嫂子,别生气了,我错了不成吗?

  你真的很迷人,在酒店大堂一看见你,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有那么好的运气,当时身体就有反应了,在电梯里就想抱你,可又不敢……」这小子嘴巴真会哄人,妻子给他说的有羞又臊,死命的推开他,眼巴巴的向我求救。我正准备干涉,服务员推门上菜了,妻子这才松了口气。

  在小张的甜言蜜语的恭维下,虽然没有要酒,这顿饭吃的倒也轻松。妻子不时被小张逗的要不羞红了脸,要不抿嘴窃笑,气氛越来越融洽。我擦!咋自己有点局外人的感觉了。

  走出海鲜酒店,我去停车场取车,妻子原本还想向以前那样坐副驾驶,却被小张连拉带扯的拉到了后排。我觉得这样可以让小张和妻子多些交流,让妻子消除紧张感,于是决定不急着回酒店,一边开着车一边介绍着本地风土人情。

  在本地一个风景点,我们下了车。小张一边对着着妻子窈窕的背影吞着口水,一边对我说道:「哥,真羡慕你,娶到这么好的老婆。你怎么舍得她……?要是我,绝不会与人共享!」